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天荒十殿,下五殿,中四殿,上一殿,总体而言分三层。

    中间有悬空白玉石阶相连,于每一层平台处往不同的方向延伸。

    下五殿处于同一高度,按金木水火土五行方位阵列分布,颜色区分也十分明显,乃是五行本色。

    往上中四殿处于同一个高度,按东西南北四大正位呈四象之势分布,看上去古老巍峨,隐隐约约不断有源自荒古的兽鸣声传出。

    最顶层一殿独具一格,为煌煌血色天雷所笼罩,看不真切,只是给人一种极为强烈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林昊走上白玉石阶,一级一级,不多久便来到第一层的平台。

    感觉不错,周围的一切深邃而瑰丽,给人一种梦境般的朦胧美感。

    原地往四周看了下,那五行方位分布的五座宫阙十分安静,没有人,看上去似乎也并不存在什么守护圣兽。

    “看样应该是被人捷足先登了!”

    想了想,也没过去凑热闹的心思,继续往上走。

    这里的规则就是如此,除非不被承认,否则的话,后来者连挑战的资格都没有,直接被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他现在过去也没用,因为结果已经定下了,不可能被改变。

    很快他来到第二层的平台。

    第二层四座宫阙似乎还处于激烈的竞争状态,原本也不打算过去的,只是一不小心,他看到有熟人,且还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想想,他沿着白玉石阶走向正南方位那座火焰色周身飘着金色火羽的宫阙。

    道路尽头有人,但似乎是被一层无形的屏障拦住了,根本上不去。

    “可恶,凭什么把我们踢出来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一时大意,所以才会失败,为何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?”

    “早知如此,我就应该在第一层果断出手,必定能占据一座宫阙,获得其中无尽的好处,可惜,不该好高骛远啊!”

    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每一层只有一次挑战机会,可现在第一层已经全部有主了,我们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十多年了,当日我等一同站在这离火宫门口,接受挑战,而今我们都失败了,就剩下两人还在坚持,却不知这离火宫最终花落谁家!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,必定是我龙谷炎龙一脉焰刑天大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是焰刑天,看,天狐宫那个叫凤舞的小妞好像有些坚持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一开始就公平挑战,结果尚未可知,可惜,一开始她就有伤在身,一开始这场挑战就不公平。

    如此情况下,她能坚持到现在,虽败犹荣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不愧是能带领天狐宫与龙谷抗争数十年的绝顶天骄,相比之下,龙谷那几位虽然也不错,给人的感觉却总像是少了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的确是被挡住了,上不去。

    来到这里的人,三层加在一起,满打满算不够二十个,再除开第一层已经成功获得认可的五人,这第二层剩下的人实在是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火属性的体质常见,以火行炼体的人比较多,是以相对来讲,这里的人稍微多那么一些。

  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