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大小姐,怎么……任二公子今日居然不在?”

    近段时间,任简明可是恨不得黏在她家大小姐的身边,死皮赖脸,怎么也赶不走。

    今日居然会让大小姐独自一个人回来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两人吵架了?

    夜清落一伸手,勾住骨芸的肩膀,凑近她,坏笑道:“小骨芸……你好像很重视任二少呢,今日没见到他,失望了不成?”

    骨芸身子一僵,面上露出了一脸震惊,整个五官都在透露着抗拒:“大小姐,这个玩笑可不好笑!奴婢怎么可能会重视那种……纨绔子弟!”

    她又急切解释:“奴婢只是觉得奇怪,好奇的问了一句,奴婢绝对绝对没有对任二公子有丝毫非分之想!”

    看着女子又急又羞解释的模样。

    夜清落“噗哧”一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捏了把骨芸的脸,笑眯眯的笑道:“我只是开个玩笑,那个任二少啊……我已经和他说清楚了,若是他脑子没问题的话,以后应该是不会再缠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,第二日一早。

    夜清落洗簌完毕,随着骨芸前往正厅吃早饭的时候。

    就看到了……任·脑子有问题·简明。

    夜清落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丫,真的是阴魂不散啊!

    他到底是想做什么?

    昨天她好像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吧?

    还不肯死心?

    “任公子,你怎么又来了?!”骨芸挡在了夜清落面前,防狼一样防着任简明的靠近。

    任简明双目灼灼的盯着夜清落,眼底满是笑意:“大小姐是本公子的未婚妻,本公子为什么不能来见她?”

    “任公子请自重。”骨芸眉头微蹙,“任公子的行为和言语,都已经影响到了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任简明目光越过了骨芸,落在夜清落的身上。

    笑容,一如这几日的谄媚与讨好。

    眼底还有着对夜清落浓浓的情意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今天你想去什么地方,我陪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夜清落微微掀了掀眼帘,对上任简明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伸手,搭在骨芸肩膀上:“你先下去。”

    骨芸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眼夜清落,又警惕的看着任简明。

    昨天,大小姐不是说了,任公子不会再缠过来了吗?

    大小姐会这么说,那一定是大小姐和任公子之间,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任公子又来缠着大小姐了。

    骨芸严重怀疑,任公子想对大小姐不利!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还有骨一在。”夜清落知道骨芸心中的担忧,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血骨蛮王安排给她的这个丫头啊……

    对于任简明的警惕心,和敌意都很重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,这个任简明之前在骨府,究竟做过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骨芸犹豫了片刻。

    还是在夜清落坚持下,先行离开了屋子。

    夜清落径直走到饭桌前,坐了下来,自顾自的开始吃早饭。

    连一个余光,都未曾给任简明。

    任简明跟着夜清落,坐在了她的身旁。

    本以为,夜清落让骨芸离开,便是会和他好好谈一谈。

    可骨芸离开后。

    夜清落却像是完全看不到他一样。

    直至夜清落吃到一半,任简明才按捺不住,伸出手按在了夜清落的胳膊上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