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方貌闻言,不由大怒“邬福你这厮倒是好大的狗胆,本大王还没开口,这这厮竟敢替本大王作主!”

    邬福急忙应道“是!是!是!小的多嘴了!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这厮这么喜欢多管闲事,那这事就由你这厮去办了,若出了什么差错,本大王必定要你狗命!”方貌怒喝道“快滚!”

    “是!是!是!”邬福唯有忍气吞声的带着那个贼兵一起赶往水门。

    到得水门后,邬福大叫道“门外太子殿下派来的库官听着,只因大雾重重,不能看清你等面貌,又怕是宋贼趁着大雾,浑水摸鱼前来偷城,还请你等将关防文书射将过来,邬福看清后,自会放你们进城!”

    李俊闻言,急忙取出关防文书,接过军校手中的弓箭,将文书绑定,便要往城里射去。

    费保见状,急忙拦住“大胆邬福!我们可是太子殿下的来人,便是你们三大王也要对我们礼让三分,只你这么一小小的骠骑将,也敢如此命令我等!这物资你们若是想要,就快点打开城门放我们进城,若是不想要,我们这就调头返回杭州,回报太子殿下,只怕你们以后的物资也别想再要了!”

    邬福闻言,急忙说道“库官千万不要生气!库官的这声音,邬福自是前番听过,想必一定是相识之人!只不过三大王有令在先,若是出了什么闪失,就会要了邬福的小命,邬福也是依令办事,还请库官大人不要为难邬福!”

    费保闻言大喝道“废话,本官每一个月多要解送一次物资前来,本官的声音你这厮自然听过!你这厮休要跟本官啰里啰嗦的,就爽快的给句话,这物资你这厮要还是不要!”

    邬福急忙说道“要!要!要!”

    费保大喝道“既然想要,那你这厮就快快打开城门放本官进城!本官可没那么好的耐性,若是迟的个一时半刻,定调转船头,直返杭州!”

    邬福闻言,急忙哀求道“非是邬福不肯放库官进城,只是三大王有言在先,还请库官卖邬福一个薄面,将关防文书射来,好让邬福例行了公事!待库官交割了物资后,邬福定请库官吃酒,以谢库官大恩!”

    费保听完邬福这话,心里早已笑开了花,但嘴上却说道“既然如此,那本官就卖你这厮一个薄面!只不过事成之后,你可别忘记了,答应本官的那顿酒!”

    邬福听了费保此话,急忙答道“一定,一定!”

    李俊听后“嗖!”的一箭,将关防文书射于水门之内。

    费保大喝道“邬福你这厮可要瞪大你的狗眼睛看清楚了,可别出了什么差错!”

    只听里面传来“库官说笑了,邬福已经看的清清楚楚的了,这文书的确是太子殿下的亲笔文书,而且上面还有太子的大印!库官稍等,邬福这就打开水门放库官进城来!”

    邬福话音一落,随即传来一阵“吱呀,吱呀!”之声。

    李俊,费保听的分明,水门正在往上收起,两人对视了一眼后,引着十只船一起往城内抢去。

    在水门火把的照耀下,李俊麾下军校所扮的正副库官已经进入城中。

    虽然是假冒的,但模样却是八九不离十,而且距离又离的远,邬福只是不能分别。

    李俊,费保所乘的船进入水门之后,邬福不由大叫起来“费保!难怪本将军说声音这么熟悉,原来是费保你这个墙头草!本将军怎么能这么大意呢,关门,快关门!”

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