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叶子墨倒好像很舒适自在,他的神情很放松,慢悠悠地喝茶,慢悠悠地和海志轩闲话。

    “海,什么时候订婚啊?”

    他在说这些的时候,好像并没有看海志轩,眼睛的余光一直在扫视夏一涵的表情变化。

    “看潘瑜的意思。”海志轩淡然答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喝你和婷婷的喜酒啊?我看她都急了。”海志轩又把问题抛回去,他也像叶子墨一样,暗暗留意夏一涵。

    不管他们说什么,夏一涵始终低着头,没有任何动容,倒显得这两个成熟的大男人幼稚了。

    宋婉婷的客房里,她和潘瑜在小声低语。

    她们是无话不说的朋友,今天宋婉婷和夏一涵的种种反常早让潘瑜纳闷了,趁着只有两个人,她一股脑把心里的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潘潘,不瞒你说,那个夏一涵,她把子墨给勾住了。我实在是没办法,才想到要认她做我妹妹。你也看到了,就是这么做,也没阻止的了。你主意最多,你快帮我想想还能怎么把他们拆散啊。”

    潘瑜沉思了良久,趴在她耳边说道:“你不是让我介绍一个合适的男人给她吗?我觉得你……”

    宋婉婷连连点头,重新高兴起来,搂着潘瑜的脖子,撒娇地说:“还是潘潘厉害,这真是个好办法,我马上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叶子墨和海志轩又聊了一阵,他起身说道:“海,你先坐,我有事处理一下,马上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为不让叶子墨进一步误会,夏一涵忙跟上他的脚步,不想单独留在这里面对海志轩。

    谁知叶子墨却淡然说道:“你留下,说不定海先生有什么需要呢。”

    他颇有深意的话让夏一涵更加不安。

    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,室内再无旁人,海志轩才能正眼看夏一涵。

    只有天知道今天这次见面让他多受折磨,他很想很想单独跟她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从上次和夏一涵分开,他几乎白天晚上都会想起她,就像中了邪似的。

    三十来年,他从未做过一件疯狂的事,可在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,他就很想要疯狂一次。他想放弃跟潘瑜的婚约,把夏一涵从叶家带走。

    “一涵,你在这里还是过的不好吧?你看你憔悴了,瘦了很多。”他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海先生,我很好。”

    夏一涵轻声回答,始终低着头,跟他说话的时候没看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叫海先生,不是说好了叫志轩吗?”

    问这话时,海志轩